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艺术资讯

当前位置:澳门新萄京 > 艺术资讯 > 天资自然——我看魏广君的画

天资自然——我看魏广君的画

来源:http://www.youshendu.net 作者:澳门新萄京 时间:2020-01-01 17:26

  一

  魏广君是河南人,中原文化的深厚底蕴养育了他的才情,20世纪90年代,我曾在河南生活过一段时期,有缘与广君相见。那时,他在画山水,也画花卉。当时,很多河南的专业人员,并不认为他画的怎么样,因为他们认为他是个书法家,没有认识到他的价值。但我就觉得他在河南是出类拔萃的,我很欣赏他。

  后来,我到了北京,他也来到北京。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他的山水,花鸟同河南时期已经是两码事。我看一个画家的画,首先要看他的气息,一个画家将来成功与否也在于此。气息正极为重要。气息有邪气、蚀气、野气、俗气,广君的画,气息很正,有一种清气,有一种率正、单纯的清气,这种气息是很难得的。所以,我放眼一看就被感动了,他的画吸引了我。

  此外,研究一个画家有没有大的潜力,能不能成功,不能仅仅就画论画。我比较喜欢研究画背后的那个人。广君,我们接触三年多了,通过跟他的来往,我了解的是这样的:他原来的画和书法,是河南墨海弄潮第二批的,很早就取得了成功。他的书法底子宽博,人比较豁达、聪慧,然后他再专注在画上,那就不样了,这说明了画上要有书法的底气,而且书法底气足了以后,在画上是有很大帮助的。

  另外,人生阅历很重要,广君的生活阅历很丰富,爱好也广泛,书法之外,还搞文学,研究画史、书史等等,他的学养与眼光很宽,他的文学功力,他的历史功底,他的哲学素养都是超出一般人的。所以说,一个画家的技术性功底固然重要,比如说技巧、学派如何等,但一个画家作品的内涵丰富不丰富,厚度怎么样,含量高不高,绝对不是斤斤计较于画本身的形而下的东西的。通过他的画,我们能看到他的学养的深度、厚度和人格魅力。这种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说,广君的画到北京来以后,简直就是在闪光,简直就是突飞猛进。

  广君在河南时,是做学问的,他长期默默无闻地投入到学问的研究中,他根扎得很深,但在河南他没有蓬勃生长的土壤,北京各研究机构像中国画研究院包容性比较大,不计哪家哪派,整个氛围是很大气的,没有人排斥他,很多人爱护他,给他很多机会,这就同河南氛围形成了一个大的反差,在这样的情况下,应当说,他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果,应该说他的山水画的面貌已经成熟了。

  二

  他的山水画本身就很大气,花卉现在也很大气。他原来的花卉不是这个样子,那时还是在临摹,借鉴古人,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我原来不主张他画花时卉,让他集中力量搞山水。在山水上面,他原来的路子比较宽,涉猎比较多,潜力应大于花卉。然而,今天我看了他的花卉后感很吃惊,很吃惊,他的花卉也已走上自己的道路。

  最近,画家华其敏到我这里来,看了广君的花卉,认为广君的花卉很放得开,有徐青藤风,但又有个人创造,挺爽性的,我想这与我对广君花卉的理解是相同的。

  他的山水也好,花卉也好,我觉得跟他的个性吻合了,画家不能要满足于摹仿别人的技法,在技法上的借鉴,那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过程,一个画家最主要的是表达出他的性情,画出自己的性情,就是要把你的个性融进所绘物象中去,然后再画出来。

  大家知道,我们写文章,不能仅仅在字、词、句上雕琢,这些东西是次要的。明未,文学上李贽提出了童心说,其主旨要要通过艺术创作把自己本真性情表达出来,这是最好的东西。对画家来说要有技术,然而,技术说来说去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真性情,而不是假性情,要把真性情准确地表达出来,表达清楚,在这方面,我觉得广君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实际上,中国画的个人语言,应该是自然而然中形成的,绝对不是刻意追求的东西,刻意的东西,往往是违反中国画创作规律的。包括广君写的字,已经看不到里面他学习的背景,什么碑啊、帖啊。广君给人的是一种很自然的东西,一个画家,到了这种地步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比较成熟了,是已经进入化境了。大部分画家,还没有进入这种状态。所以广君的画,我还不能说他已到了多么不起的高度,我们也不应去做这样的评论,但他的画很大气、很活脱、很空灵,他各方面的学养,包括他文学、书法方面的综合学养,以及,包括他的人,他的经历,已经化入到他的创作过程,他的现在的状态,给我们很多启发。

  具体说到画,他的画,有他自己的面貌,并且已经成熟了。他的山水、花卉,既有北方的大气豪放,甚至有一种狂放的东西,又有南方的很精致的东西。一种有修养的东西,一种清逸和飘逸的东西。这往往很难做到二全,但是广君做到了。我觉得这是挺不容易的。比较之下,河南很多山水、花卉很大气,但笔墨情趣的东西很少,缺少文人画的积淀。我觉得现在很多人还是停留在技术层面上,刻意追求怎么样创作自己的符号啊,怎么样创造图式啊。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广君的符号也好,图式也好,他是很自然的流露,他自自然然的形成自己的符号,自自然然形成自己怕图式,我认为这方面他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在很多人刻意地创造自己的符号和图式的情况下,广君的个人语言是自然形成的。

  总之,广君一开始的路就比较正,一开始他走的就是中国文人画的道路。然后,再加上他率真的性情,因为他是性情中人,他喝了酒以后很豪放,他的性情完全是天真烂漫表露无遗的,实际这种情况在他的画的精神气息上已经表达出来了。所以,他的画里面不仅仅是大气,也不仅仅是粗犷,他心里面有很多南方那种秀色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

  三

  现在,仍然有人喜欢谈绘画与生活的关系,并把这种关系看成评价作品的一个标准,什么叫生活,生活不是我的眼睛看到的生活,或者我的细节的生活,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是内心的生活,当画家到了一定高度以后,一定会挖掘内眩的生活需要,他绝对不会去看到什么比如大楼,就去挖掘它,看到一座山就去挖掘它,绝对不是这个,如果停留在这个基础,对生活的态度就和理解就太狭隘。

  过去,我说过处处有生活,我的内心生活是更重要的生活,而且是更高层次的生活,如果说是到了现在这个社会,画山水画,要去画城市山水,一定要表现大楼,这才叫有时代感。这种是非常可笑的,而且是非常浅薄。如果山水一定要去画具体的梯田呢,遇到黄山就画黄山,遇到华山就画华山,这不对的,比如贡宾虹,他画的山景,什么地方的山,他全国走了那么多的地方,画了很多写生,速写,你不能说他这张画是哪座山,哪张是哪座山,尽管说他有题目,但并不是他题目上的山水,他画的是胸中的山水,但把大地上的东西和内心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了,他画的是心象,这种心象也不是空穴来风,是看到了对象以后,引起了那种心灵上的反映,和你当时的心情,你的个性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后的心象,这是最高的境界,所以说我最讨厌别人说没出有生活了。生活是什么东西?好多大画家最后不是关起门来,跟本就不看你的什么生活,就画他的内心世界。

  此外,还有人说,艺术要关注社会焦点问题的,这种看法很功利,如果要这样说的话,我们都应该去画夜总会、画酒吧、超市啊在北京就要去画三里屯、颐和园呢。画这些东直接西我不如去看照片,更真实。另外,所谓的时代感,古人画不出广君的东西,尽管他画里有古人的影子、花卉有徐渭的影子,山水有某家某派的影子,但古人画不出来,时代不同,你的土壤,生活状态,环境完全不,但是这个时代生活中有活力的人,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当然与古人不一样,你想摹仿古人都摹仿不出来,如果你去穿古代的衣服,你也住茅庐,我相信你画出来的东西仍然与古人不同,土壤就不同了。

  广君在河南时期的花卉,我还不太喜欢,因为他还在师造化的过程中,远没有进入到现在这种程度,他现在对山水的思考、对花卉的思考,给我许多启发,所以我特别感兴趣。中国画的创新,一定要立足其本身的发展规律,用西画来改造国画,用中西结合起的方式来对待中国画,就降低了中国画的高度。

  这些年,经济发展了,在这种浪潮和形势下面,随着产业化进程的加快,我们确实需要重新认识传统,重新认识中国画,包括重新认识中国画的教学体系,如何学习中国画?如何认识临摹与创作的关系?我们在这样的角度,来看广君的整个作品,整个学习创作过程,我们可以理出一条清晰的线路。

  四

  中国画可以借鉴西方,但不能完全走西化的路子,就人物画来讲,西方的全因素素描、结构素描,在中国人物画里体现得很突出,曾给中国画带来了新感觉,但也给中国画创作还来很多弊端,几十年下来,我们很难扭转到原来的轨道上来。譬如说中国画讲究气韵生动、将意境,这种东西是与西方是不同的。

  现代人流露出来的仍然是现代的印迹,是现代生活的烙印,一定是这样的,即便你画特别传统的东西,也带着有时代烙印,如果按这个思路推理下去,中国画是有发展的。广君对中国传统很了解,读书得非常多,到了他家就知道,四壁全是书,这种潜移默化的东西已经落实到了他的画上。历代中国大的文人、书家、画家没有一个不是学问家,所以说他的作品,在现在是能够给人很多启发和具有极大的意义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感到广君同样很现代,同现代东西完全合拍了。

  我认为看中国画,应该将她看成中国文化这棵大树上的一个树枝,像中国戏曲、舞蹈、民间艺术都是中国文化大树长出来的一个树枝,这样去理解中国画,去看中国画的发展才对路子,如果你砍了这棵树的主干或挖掉树根,问树枝如何去发展,那怎么能行?

  中国画很怪,你画得实境越像味道越少。我谈中国画,常谈到气,中国人讲风水,风水里面就讲气,中国山水画里面就讲这个,怎么好看,要有路可通、可居、可行、可游,这本身就是讲风水。像广君虽并不研究这个东西,但他藏的书那么多,又能够看那么多书,记忆力又好,悟性也特别好,所以他画里同样有气在周旋,外国人是不懂中国这些东西的,如果你画山水,不懂这个东西,你怎样能够画得好?

  中国画讲究用笔的轻重缓急,情绪的波动,所谓的节奏,都现现在气的运行上,这是中国画与生俱来的,像书当对此更敏感一些,所以说,这是根据深地固的东西。现在很多山水画是死的,死山水像一堵墙,死山水,没气所致。中国画就应该有流动之美,中国好的书法是流动的。广君的山水是活的,有很多气在流动,他懂中国文化、懂书法是一个关键。

  五

  气的运行舒畅,是要有枝术支撑的。广君在对传统精典作品的临摹,即取法积淀上非常厚实,传统现的精典作品,他都取法,涉猎极多,他积累也好,才情也好,这就促成了他的悟性,他的画是那家法?那家也不是,但他又都是从各家里抽拨出来的,可以说是融会百家,自成他的面目,他的境界,是很大的境界。

  现在看广君的画,包括他画上的题字,我都感到很吃惊,画上的题字要与画境融为一体。字如果是你能说出是哪家哪派、哪碑、哪帖出来的,也算不上高级了,让人感到你现在字与画统一得完美,很难得无迹可寻,像那些做为搞书法的,他认为广君的画是写出来的,写非常重要,直观地讲,他是在挥写的过程中,完成画的,而不做出来的。这同许多画家有迥然之别。另外,他率真的性情在画面上体现得非常充分,都与写本身有紧密联系。再者在画面上很多人强调形式感,这恰恰是与中国画背道而驰的。广君自然的画面形式体现,说过头点,现在国内也很少见了。

  我不知道广君自己体会到没有,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无迹可寻,你很难找到一个优秀的画家的画里面的李成,或是范宽、黄公望,或是四王,四僧┉┉你已找不到了,已完全变成了画家的自己,而且是很自然地形成,很自然地流露出来的。广君的画绝对不是七拼八凑出来的东西,这是很多画家达不到的,我觉得他已经到了一个很子不起的境界了,希望广君沿着这样的路子继续走下去。

  六

  王澄是广君的老师,在仰山堂他看到广君的近作,十分高兴。王澄强调写,他看到广君的近作后说:广君题款的内容,也显示当他对中国文化深厚的体验,他画完以后,好象很随意的兴致所至,题的文字,不是诗、不是词、不是文,但意趣横生,即能体现出他当时的心情,而且能与画面本身结合的很协调。广君的画,是写出来的,在写的当中,才能真正的流露作者的真情,你这个人怎样,高还是低,俗还是不俗,一根线,就能看得出来。追求所谓风格和图式,那是你到外面求佛,实际佛在心中,你将心掏出来,坦露出来就是了。没必要去外求,反而要内求,将自己的内心坦坦荡荡流露出来,这就是你自已。广君原在河南,中原文化深厚,南北并融,他有北方的大气,又有南方的秀气飘逸。我们看南方的山水,格局小气,这与传承南宋小朝廷画风的延续有关,应当说南案那种颓废的,没落花流水的东西,她逃不过。因为对灯红酒绿的享受,所以他们的东西很轻飘,你不要看那些人讲继承传统,实质上也是很漂的,我不是笼统说南方山水,而是说某些山水,现在他们逐渐加入做的成分,所以越画越小,越来越小气。广君的山水在这方面就显出他的优势,他大气,没有做作气,画里最怕有做作气,你即便做得很高明,但越高明,显得越俗。我希望广君能坚持桉他的画的路子走下去。此外王澄也同样认为广君题款的内容,也显示当他对中国文化深厚的体验,他画完以后,好象很随意的兴致所至,题的文字,不是诗、不是词、不是文,但意趣横生,即能体现出他当时的心情,而且能与画面本身结合的很协调。这不仅是很有见识的看法,而且与我的观点是一致的。

  一言以蔽之,广君的画见善于多变,多变也说明他是艺术家中的性情中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每一时刻的感觉都不一样,他一时一地的性情不同,作品就应该不同,无休止地去重复作品,不是真正艺芳家本色。华其敏说现在很多人画上先定调正,很多人拼命将一种形式定下来,实际西方早已普遍认为这是低档行为,广君能作到合而不同,的确很难得,试想大的艺术家是多变的,现在大部分画家按某种型式重复画作,是很平庸。看了他大量作,我想说的这些话,应当说不是一种封闭的态度,而且前瞻的,不是倒退的,中国画怎么发的问题,已到了非搞清楚不可的时候了,我们要强调核心,按核心去固循规律谈中国画,因此来看广君的山水,花卉一点也没有倒退,他没有泥古,反而具有很强烈的时代气息,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画怎么发展这么一个形势下,把广君提出来研究,用他的作品就能说明很多我们当今纠缠不清的问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七

  我绝不是抬高广君,不是在肯定他达到如何的高度,如何的集大成,这就庸俗了。我讲的是要研究他所走过的路。我们要总结他的经验,就像王澄说的,他的路子,对中国画传统如何的发展,很有借鉴性。

  中国画应当说贵族文化,她是文人士大夫闲日之余把玩的东西,是在品的过程中,完成对她美意的欣赏,像喝茶赏戏等,都是要品的,不是摇头晃脸就可以了。现在是快餐文化,对中国画在当今的发展所产生的很岐议,也是与之分不开以快餐性的行为去定位中国画,已不自学地显现在当代画坛的理论研究中,这只能降低中国的品位,是很危险的,我们不能让中国画毁在现在,我看也只能去做切实的工作,研究实在的案例,以启发和培养看得懂中国画的人。

  作为个案的研究,广君的路子应当说对很多人有启发作用。归结到一点,我非常感叹,现在好多打着中国画牌子的中国画,实际已经失去了中国画最本体的东西。他的画是不带异味的,是很纯的中国画,而且绝对的不是对传统精典作品的复制。这点意义很大。举例来说,现在,很多画家为了讨好市场,用很多颜色来亮丽画面,可就是不是出自本真性情和按中国画本身的规律来画画,相较之下,广君的画就显得极有意义,譬如,他多以宋元浅绛山水表现中国以黄色为主的阴阳五行思想,这也是代表了中国特色,现在很多人较少专心这些东西,所以画中就少了些文化内涵。于是,在这个角度上,可以说对中国画,懂的人永远是少数,但不能因为懂的人少,就认为它不重要,就像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懂这些遗产价值的人,仍然是少数,所以由权威人士评定,这是让不懂的人知道其有价值,不可毁坏。

  总之,京剧里的梅兰芳,现在仍然有人具有他那样的嗓子,但没有听头,原因就是缺乏对中华文化的综合修养,对中国艺术领域各学科的综合认识。广君能在书、画、印、史、诗文以及哲学多有精能和涉猎,确实难得。

  八

  我客居河南时,观念和画风开始发生变化,此时认识了广君,他尊我为师,但我把他看作忘年交,嗣后,我们又前后来到北京,我在北京居所仍旧每天作画,而他在中国画研究院工作间隙,同样每天作画不止,这是一种特殊的因缘。近日,他要出本画集,嘱我作序,看了他的山水、花卉近作,我很是兴奋,不假思索,有感而发,拉杂如上,是为序。

  2004年11月22日于北京万科星苑仰山堂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资自然——我看魏广君的画

关键词: